你们轻轻唱,听完我就走。
avatar
Vpt
一月 02, 2020

我听着一首歌,莫名其妙地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,邂逅了春夏秋冬,她们告诉我她们是两对双胞胎,分别是春、秋与夏、冬,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迥异的双胞胎出现,她们旁若无人地哼着歌,说着我晦涩难懂的语言,我觉得她们的言语韵律动听,不知不觉就忘了许多心绪阻塞的烦恼,她们狡黠的目光里有一抹空明的味道,但是融入我的视线却显得熨贴而温暖。

她们遵循着一种和谐的拍子在跳动,夏姿势优雅雍容,秋忧郁愁目引人心疼,冬冷面拒人千里,春调皮冲我扮着鬼脸,她们毫无顾忌我是个外人,好像出现在这里顺其自然。

这是一处没有天空的世界,广袤无垠的黑暗里,我们的眼眸天生携带着明净的光束,涂抹着几分如深海蛤蟆鱼头上发出的淡蓝色,然而任凭我怎么借着光打量她们,我都无法看清她们的面容,却又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她们多变的神情。

我就这样看着她们围着我舞步翩跹,蜻蜓点水掠过我的周遭,给我带来轻如絮的风,我想说些什么,她们却已经悄然捂住了我的唇,这一刻的我只能安静地看着这一切,我想着心事,以前让我那么惨淡,那么悲伤,那么失落,那么值得我泪流的往事在现在感受而来却是发自内心的笑意,第三视角看着过去懵懂的自己,原来过去的自己是这个样子的,那么不爱惜自己,那么天真傻气,不自禁就想去孕育些所谓心疼与怒其不争的情绪,可是在这个地方,我失去了产生负面情绪的能力。只能摇头哭笑不得,为什么当真正无法心酸的时候,我竟然会想念熟悉的负面情绪,没有它们我是那么孤单。

秋缓缓停下动作,无声地坐到我身边,遥望着远方逐渐黑暗的死寂,我问她,你怎么了。她摇摇头,说,只是冷了。这里没有风,没有寒冷与温暖,她的冷我感受不到,想脱下自己外套递给她,却发现我没法触摸到自己。我突然发现她的瞳眸很漂亮,踏着节奏在淡蓝色里像是在拉扯一段说不清道不明的伤心故事,可是她会在我沉迷进去的瞬间闭上眸子,让我失魂落魄却无能为力,她说,没有温暖,闭上眼才能逃避冷。一股力量支使我站起来,我想我是不想看到她这个模样的,因为那种积压在心底共鸣的情绪无法发泄,我还不受控制的微笑着看着她,说,暖与冷看不见摸不着,也许只是你的错觉。我默默离开,想让她一个人静静,其实,是我不忍看到她咬住的唇。

这个时候一双娇嫩的手从背后捂住我的眼睛,嘻嘻笑着让我猜是谁。

我好笑地问,难道你是夏?

哼唧声嘀咕着不满,她窜到我面前,指着自己的脸蛋,狠狠地说,我怎么会是夏,她那么讨厌,你也很讨厌,都讨厌。 可是她说着就抱住了我这个讨厌人士的胳膊,她煽动着大眼睛,八卦地问,你是不是看上我秋姐姐了。

我说,没。任凭她巧舌如簧,把死人说成活人,兀自过滤了令人无奈的自言自语,着迷了她浑然天成的语调。她就是生机勃勃的花朵在争相绽放,幼稚又令人头疼,但是我想终究她也会长大,也会失去最初的没心没肺,这真是令人可惜,我多么希望她能一直开心下去,可是我只是个没有肉身的过客,只能微笑着注视她皎洁如月勾起的眉,含羞草般热烈却没有安全感,我才发现,她也有属于自己的秘密,但是我不会揭开,温柔地躲避了那里,我感觉到一些窒息,但是很快发现这是错觉,因为一切负面情绪都与我无关,这一刻,我是最没心没肺的人,是谁剥夺了我的负面情绪,我想不到答案,此时只能感到开心的我,也不会去自寻烦恼。

春觉得我很没意思,她一个人追着一只蝴蝶,留下我一个人看着夏与冬有一些压抑的气氛,却只能看,感受不到。

夏的笑靥散发着清凉的味道,黑色的紧身衣衬托出她细腻的身姿,眼眸里无时无刻不燃烧着热情的火焰,但是她只是靠着冬。冬的手时不时会攥起,好像在忍耐些痛楚,我走过去,问,你们这里有没有时间。

夏瞪着眼晴似乎想知道时间是什么东西,冬抬头看了眼我,说,有也没有。

夏一脸不解地看着冬,就像在说,喂,我都不知道的事情,作为妹妹的你怎么会知道。

冬的嗓音清澈却没有任何感情波动,只是喉咙物理作用后自然而然没有人为加工过的句子。她说,当你置身事外,觉得一切包括自己都与自己无关,那时候时间就不存在了,因为你不在意一切事情,也就不会刻意体会时间轮盘带给这个世界的改变,而时间本质上就是改变的抽象描述。

她没有再解释时间存在的方面,她像是一个机器人,冰冷不给人接触,然而只有处在我这种超然状况的人才会看到她不知不觉颤抖着的手。还有夏眼里炙热火焰的刹那低靡。

她们都有自己的喜怒哀乐,她们都有自己的难言之隐,她们都有让自己更加神秘的过去。

而我呢?廉价的笑容以外还剩下什么,我试图愤怒,我试图鄙夷自己,但是事实却嘲讽着我的徒劳。

我孤立在原地,看着她们篝火前说说笑笑,偶尔冷了表情,却在火花的面前消融了。一杯杯鲜艳的玉浆被她们灌进嘴里。头顶无际的黑暗动荡不安,却只有我听见,她们这一刻笑容真诚,递给我一杯,我谢着接过,猩红的液体有一些浓稠,润过我的舌尖,深喉,淌过我的全身,我似乎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跳。感受到了积蓄已久的情绪。我红了的眼睛掠过她们,夹带着诚恳的感激。

她们不在意地点点头,春还俏皮地瘪了瘪嘴,我蓦地艰涩地产生一种类似难受的滋味,就像是一块破碎的骨头悬在胸口,我知道或许我就要离开了,可能再也无法见到她们。

你本来就不属于这里,遇见我们是你的意外,说不上幸与不幸,有的人从这里懂得了微笑或哭泣,但是我们并没有想过传递什么。冬淡淡地说。

我逐渐找回了自己的形体,再次感受到了血液流动特有的旋律,我没有时间细细感受,就眼睁睁地看着夏眼里的火焰被残忍熄灭,秋在无边的寒意中化为灰烬,冬平静地在合上双眸融化进了天地间,而春面露惊惧求助地看着我最后被撕碎了身体。

天空缓缓显出了真容,而我已经意识不到了。

只是冷了,不是我思念了。 只是淡了,不是我忘记了。 复苏了万物,只是我孤单了。 热烈了世界,只是我掩饰呢。

我重获了新生,懂得了情绪,透析了时间,代价却是,你们出现了,让我铭记了你们,然后匆匆离开了。 最后这个世界只剩下自己了。

摘下耳机,我迷迷糊糊看了看屏幕上的时间 1:20 。没有了屏蔽外界的音乐,在平板熄灭了之后我看到的是如之前那般的黑暗,可是没有淡蓝色目光,没有春夏秋冬,只有平稳的呼吸声,只有自己坐直的身躯。洗了把脸,看着镜子,里面什么都没有。

原来这并不是自己。

评论